nba湖人名单 歷史軍事 極品農門 第九十六章子榮親事成相看

nba婀栦汉绉戞瘮: 第九十六章子榮親事成相看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nba湖人名单 www.famu04.com 小說:極品農門| 作者:純露鬼鬼| 類別:歷史軍事

    關子杰和關子健看著老漢兒磨牙,關子榮也很詫異,自己原來真的中招了,只是玉先生救了她罷了!

    沒讓她被姚墨寶那廝給糟蹋了!

    “這位老丈,您到底是為何要如此對待我?”關子榮最有資格來質問這個老頭兒,但是這語氣卻是難得的很和善!

    關家三房的人都奇怪了,火爆脾氣的關子榮居然忍得下這口惡氣?

    關子榮心底也無奈,恨不得破口大罵,只是看到老漢兒那雙褐色的雙目,總覺得見到過,和腦海深處的什么東西撞在了一起,心底有些酸澀和無奈的感覺!

    這心底一酸澀,眼底就有慢慢的蓄滿了淚!關子榮第一次扯掉了彪悍的外衣,展現出來那嬌弱脆弱的心!

    木車夫也就是那老頭兒聞言一怔語塞,臉上羞臊的厲害,卻是無從解釋起來!

    姚老太爺倒是被這木車夫給氣樂了!

    “老木啊,你現在是臉紅了?老臉通紅證明你還是有良知的。不是所有小說網站都是第一言情,搜索15;1看書網你就知道。你倒是說說看啊,你可是當年跟著我一起從死人堆兒里爬出來的,你只要給我一個理由,不管這理由是什么,我都當今天的事情沒生過!”一起扛過槍的情誼不一般,姚老太爺的一聲‘老木’,關家三房也就能看明白這老漢兒在姚家的地位了!

    怪不得蘇氏都是細心耐心的問,這不只是蘇氏面情軟,心性和善的原因,更重要的是這老漢兒和姚老太爺的關系!

    木車夫心底苦澀,怎么說?他能說自己只是想燒了給兒子送去?這會兒要是雙手能動,他就給自己一巴掌,燒什么不好?這東西還沒燒掉呢,就惹出來一堆的麻煩事情!

    現在更是好了,那個得了姚墨寶好處的小斯,偷走了他偷回來的東西,想要強娶關子榮,可是這姚墨寶可惡啊,拿到了那小衣就做了兩手準備!

    一部分拿去要威脅關家三房和關子榮,一部分交給了自己的親信就等著關家三房拒絕了他,而后把那小衣公開了敗壞關子玉的名聲呢!

    木車夫要是知道是這么個結局,說什么也不會昨天動手了!真是悔之晚矣??!

    好在他老人家有良心,又聰明,找了姚興這個看著還算是順眼的小子,讓這小子把那些小衣給拿了回來!

    但是姚興這會兒只怕還在從縣城回來的路上呢,蘇氏是怎么知道的?

    這事情是真正的蓋不住了!

    “我看姚興那小子順眼,覺得對關家大姐兒是個不錯的歸宿,我老頭也就是是非了一回,可是我這沒想到墨寶少爺身邊的小斯會現我的行動的,偷走了我偷回來的東西,……”木車夫除了自己真實的目的換成了看重姚興,想要撮合姚興和關子榮之外,其他的還真的是一五一十的說了!

    眾人聽完之后都沉默了!

    這老頭還真不是一般的是非,這事情人家當事人姚興和關子榮都不著急,你一個才來關家沒一天的老漢兒你著什么急?

    關子榮不知道怎么的,覺得心酸的很,難道她這樣堅持不改嫁也是錯的?那這世界的道理什么是對的?

    關子榮有些無奈的坐在了一邊兒的櫈子上,呢喃道!

    “難道守節都錯了?我一個活寡婦,都不出門還能招惹出來這么多的事情?一定要出家遁入空門才能消停嗎?”關子榮這一刻突然間覺得有點兒想念云夢庵堂的清靜了!

    佛門清凈地,果真是最好的清靜之地!

    木車夫驚訝的抬起頭來看著關子榮,雙目漏出來不忍心,說道!

    “姑娘這是什么話?我老漢兒做事情是不地道,欠缺了考慮,可是姑娘你不該讓死去的人還不安心!你這樣守節,你覺得是對得起死去的人,可是你怎么就能知道死去的人會喜歡你這樣做?死去的人只怕最希望的是你這下半生過的好才是!”木車夫的話,這七年來說過的人太多了!

    關子榮也聽過了很多遍,只是今天從這樣一個陌生的人嘴巴里說出來,關子榮卻覺得心底無線的心酸!

    “我知道,我都知道,十七是什么樣的人我心里都清楚明白,可是我就覺得這么扔下十七,是我自己對不起他,他那人憨厚耿直,最見不得自己在意的人受委屈,我一個望門寡,再嫁,真的就是對的?人家就真能好好的對待我?這樣十七看著就不會痛苦了?”關子榮一臉清淚,期期艾艾的說道!

    關家三房的人誰見到過關子榮這樣的模樣?關子榮自從姚十七死后,一直都淡定從容,讓三房的人真以為關子榮的心死了,可是關子榮今天告訴大家,她不是沒考慮過大家提出來的建議,只是她害怕,怕這個不公平的世道讓她改嫁之后反而沒了活路!

    一個封建時代的女人,一旦眼光長遠起來,這看待問題也會更加的深刻和客觀,這樣一來也會變得更加的敏感和小心翼翼的!

    關子玉上前一步拍了拍關子榮的肩膀說道!

    “姐,你多想了,什么是一家人,一家人就是大家都盼著自己的鵝家人好!姐夫當年是這樣,我們也是希望姐夫活的好好的,可是,人的命天注定,姐只是要先嘗試這世間的苦楚罷了,姐要是真的一輩子都為姐夫守節,以姐夫的心性,等姐你到了地下,姐夫能不心痛?或許姐夫本來是要轉世投胎的,看到姐你這樣守節,一個不放心,連投胎都不去了,這可不是真正的讓姐夫受罪嗎?”關子玉這話合情合理的,也是這個時代的人最相信的一種說法!

    木車夫小雞吃米一般的點頭!

    “對啊,二姑娘這話是對的,大姑娘你可不能攔住了魚兒……你的夫婿不投胎??!”木車夫差點兒漏了陷!

    可是這木車夫一個勁兒的關注關子榮了,根本就沒看到,這東暖閣里面除了關子榮之外,所有人都覺他的詭異了!

    這木車夫第一次來關家三房,對待關子榮卻像是個長輩對待自己最疼愛的晚輩一般,要不是關子榮確定是關三龍的女兒,眾人還真以為這木車夫才是關子榮的親爹呢!

    關子榮失魂落魄的離開!

    一個小衣丟失事件,最紅到了這一刻,還是傷了關子榮的心!

    眾人都散了,蘇清玄氣沖沖跑去找玉琉璃,玉琉璃正在鹵肉的工作間找人呢,自打姚家人來了之后,這丑婆子就不見了,這幾天沒吃到丑婆子親手做的鹵肉,玉琉璃就覺得這渾身都不自在了,這怕不是中毒了吧!

    玉琉璃渾身難受的找丑婆子,沒找著,反而被蘇清玄給堵在這里了!

    “小徒弟,你這是不是該準備三年后的舉人科考了?怎么有閑情逸致的來這里找師傅?莫非你也明白了師父追尋的真理?覺得這吃吃喝喝才是人生頂重要的事情?來吧,和師傅一起把丑婆子給找出來,幾天沒吃到她的鹵肉,我這心啊,肝兒啊的,都疼的很!”玉琉璃說著還狠狠的抓著自己胸前的衣衫,沒一會兒胸前的衣服都皺巴巴的!

    蘇清玄扶額,這正是,讓他蛋疼的師父,怎么就沒有一刻是正經的呢?

    玉琉璃雙目躲閃的厲害,在找尋著能避開蘇清玄逃離這里的辦法,可惜了,蘇清玄在嘆息也會看住了玉琉璃!

    “師父,大姐的事情,你為什么一定要等到事了才找解決辦法?我知道你也認為那姚興是大姐的良人,可是這樣做,大姐心底要怎么才能好受?大姐現在都哭了,誰都不見了,把我們都趕出來了!”蘇清玄惆悵的說道,關家人難過受委屈,他比誰都傷心,和著急!

    玉琉璃齜牙咧嘴的笑!

    “師父今天是不是很帥?瞧瞧二房那一家三口,今天可是吃了個極大的啞巴虧??!”玉琉璃說著自己雙手叉腰哈哈大笑起來!

    蘇清玄額頭上頓時升起來一個“井”字。

    “關子荷配姚墨寶,真是絕配啊,我琢磨著,姚墨寶根本就不是關子荷的對手,只怕關子荷也只有姚墨寶的娘能收拾??!”玉琉璃說著滿眼的算計!

    蘇清玄額頭上冒出來第二個“井”字,捏緊了雙拳!

    “姚家人,大多數本性還是不壞的,就是你的親祖母,那個姚老太君也是一代女英豪,要不是姚墨寶的親奶奶當年一碗紅花,落了姚老太君的第一個孩子,姚墨寶這一房也不會成為今天這樣上不得臺面的樣子。這都是報應啊,不是不報是時辰未到!”玉琉璃惆然的說道,雙眼空洞起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渾身透著凄涼!

    蘇清玄真想揮拳,這一刻卻是無法出手了,認真且擔憂的看了眼玉琉璃,轉身離開了,沒覺身后的玉琉璃眼角那得逞的嘚瑟??!

    蘇清玄失意了,姚家人終于來找他,他除了別扭的不想相認之外,他是很開心的,只要自己的親爹不是蘇天陽那人,不管是說,蘇清玄都渴望能相見的,能讓關家人見到的!

    可是關子榮被姚家人給拖累到這個份上,卻不是蘇清玄樂意看到的,蘇清玄把關子榮那件事情怪罪在了自己的頭上,覺得要不是自己,這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生!

    “哎,早知道就該直言拒絕姚家人來的!”蘇清玄靠在最喜歡的一塊奇石上,看著碧藍的天空嘆息道!

    “你錯了,有道是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你這般聰慧的孩子,應該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人力不可控制的,我們活著只要做到問心無愧就行,你岳父岳父,你現在居住的岳家就是這樣活著的,你怎么又看不明白這個道理了?”姚麒麟沉聲說道,見不得蘇清玄這自責的模樣,或許是太渴望和自己的兒子在一起了,姚麒麟這一刻甚至覺得要是關家人真的因為關子榮的事情而說蘇清玄,他會不會拔劍相向?

    蘇清玄站直了身體,淡淡的看著姚麒麟,最終還是別扭的歪過了頭去!

    姚麒麟心口悶疼,冷哼道!

    “還是和七年前一個樣子。你也是要步入朝堂的人,難道你以后會因為感情而把所有人都牽連進去?你以為我是為了姚家才放棄你們母子的?你可知道當年你母親要是一直在京城,那就是現在國母!當年的事情,說起來太復雜了,牽扯了太多的事情,你想要為你母親討回來個公道,那就站在朝堂的高處好了!”姚麒麟苦澀的說完,苦澀的一笑,把手里拿著的東西遞了過去!

    “這里面是一塊兒鳳血玉鐲子,你母親說那是你的外祖母留給你母親的,你母親說以后想把這鐲子交給自己的閨女,現在你母親沒有閨女,你把這鐲子給你妻子好了!關子玉是個不錯的姑娘,你以后可不能學那些不入流的人,考上了狀元就要開始三妻四妾的,到時候別說你妻子不答應,我也不答應!這種壞良心對不起妻的事情,我的兒子絕對不能干!”姚麒麟的話讓蘇清玄渾身一僵,隨后氣急敗壞的說道!

    “誰是你兒子,你想教訓兒子,自己生一個去!”蘇清玄跳腳的樣子,怎么看都像是個和父親撒嬌的孩子!

    姚麒麟爽朗一笑!

    “哈哈,這才像個孩子樣兒,你才十四歲,太成熟可不是好事情。你要是不承認我兒子,那就自己以后盡管的去三妻四妾,我倒是要看看,你會不會回來乖乖的做我的兒子!”姚麒麟開懷的離開,留下蘇清玄別扭的地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真是個老狐貍,設了個圈套染我鉆進去!哼哼……”蘇清玄抿著嘴,黑著臉回去自己的院子,要看書,要努力盡早的進入金鑾殿才行!

    十五年前的秘密,他一定要自己親自揭開面紗,看個究竟!

    而關子榮的院子里,方氏、蘇氏、關子玉、姚家五個姑娘圍坐在一起,看著晚霞,覺得這秋意是越來越涼爽了!

    而屋子里面的關子榮卻是一個人看著姚十七的排位呆!

    而那個木車夫最終被放了,離開了關家,以后和姚家也沒了關系!

    木車夫恨姚家人,他為了姚奎山,差點兒死了,活著回來,卻是失去了兒子和妻子,而最終在姚家找到了只的兒子,卻已經死了?

    自己和兒子都交代在姚家人手里,木車夫的恨不少,七年的時間有的是時間來報仇,可是他自己卻沒法昧了良心,遲遲的下不了手!

    一直都聽著有個好閨女在給自己的兒子守節,一守就是七年,這份情誼,讓木車夫對于姚家的恨都少了!

    好歹姚家給自己兒子找了個好媳婦兒,沒讓自己的兒子臉上抹黑!

    七年的時間,每次聽聞有人去關家提親自己的兒媳,木車夫心里面的那個氣啊,可是真到了看到關子榮,那年輕嬌美的容顏,那一身灰色的衣袍,好好的花季人兒,愣是成了暮氣沉沉的枯草?

    木車夫感動了,這一次是真心的感動了,就想著這兒媳想開一點兒能好好的嫁個人,過上幸福的日子!

    姚十七在姚家的口碑很好,木車夫自己也了解的很,所以就認定了關子榮越是這樣,姚十七的魂魄就越是沒法得到安息!

    木車夫偷拿小衣也只是想要拿回去給兒子燒了,然后想辦法和關子榮相認,勸解關子榮去改嫁的,他哪里知道偷東西的不止他一個?有人一直跟著他身后呢,最后就拿走了他偷回來的!

    好在他機靈去找了姚興,這孩子是個好孩子,和自己兒子一樣的實心眼兒,聽了自己的話趕緊的就追上去了,……

    說起來都是一把辛酸淚啊。這世道啥時候就變成了這個德行了?

    這讓他以后哪里還有臉面和自己的兒媳相認?

    木車夫離開關家三房去了老黑家的后門蹲著,這一蹲就是一夜……

    姚興風塵仆仆的回來,還記得和那姓木的老丈說過的話,回來就去了后門,果真看到那老丈,雖然惱火老丈偷拿關子榮的小衣,可是當得知這老丈是姚十七的親爹,所做所謂也只是想要燒一些關子榮的東西給自己的兒子的那一刻,姚興就內心復雜起來了!

    “木老爹,我把東西都拿回來了,那小斯也被我送到了我家的礦廠里面,這輩子都不可能活著回來了!”姚興的話冷颼颼的,別以為姚興對待關家厚皮臉,很憨厚,姚興就是個手段靦腆的人,姚興的狠辣比之老黑不相上下!

    姚興的狠是對待仇人的,姚興的溫暖是對待自己人的!

    木老爹站起來,差點兒一頭栽過去,姚興眼疾手快的扶住了!

    “木老爹,之前的事情我就當沒生過,你穿成這樣是離開姚家了?”姚興上下打量木老爹!

    木老爹老臉都是嚇人的疤痕,聞言笑了起來,這一笑,臉更加的嚇人了!

    “離開就離開吧。我七年執著的想要報復姚家,可是臨了還是沒動手,這離開了,差點兒害了一個好閨女,我這才想明白啊,人活著都不易,我還想好好的照看我兒媳幾年呢!”木老爹這話說的姚興松了口氣,可是卻也好奇木老爹是為什么把姚十七的死算在了姚家的頭上?難道里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第二页](快捷鍵→)
{ganrao}